中国网球新闻网_梳理中国网球新闻资讯!

吴幼珉:反对派煽动罢工那天,我刚好出院

体育新闻 2019-08-13 18:55140http://www.china-tennis.com/中国网球新闻网

  【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幼珉】

  8月2日我在香港某医院做了一次修复半月板的微创手术,5日出院。

  当天,香港反对派发动了“三罢”。医院方面建议我多住院一天,我却执意上午出院。

  一眼望去,我所在的大街上商店照常营业;但与往常情况相比,估计行人还是少了约6成。餐厅里也冷清了一些,很容易找到座位。路边的店主抱怨生意清淡是地铁停运所致,接着便避免讲得太多以致招来麻烦。

  回想医院里的护士当天并没有罢工,我真是觉得万幸,但她们却都琢磨下班后该如何回家。

  年轻的住院医生戴着黑口罩,胸前撇着小型的黑丝带来上班了。他过去给我的印象还不错,或许也不是什么政治发烧友;但像他那样刚从大学毕业的人来说,当天如斯打扮也一定是受了影响。

  医院里的病人多是中老年人,彼此不谈政治;惟看电视新闻时仍能透露出只言片语,他们中支持“三罢”的人可能不及两三成。

  在街上的我刚想进地铁站坐地铁时,一对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从地铁站出口走了上来。他们好意地告诉我“没地铁了”,而我出院前电视所报道的却还是“某某线的地铁受阻多少分钟”。

  

  香港市民与堵地铁门的反对派理论,图片来源:香港中通社

  那对年青男女不像是激进分子;他们问我去哪里,我告诉了他们,他们便主动拿起手机帮我找回家的替代方案,更主动送我到不远的巴士站后再离去。

  后来才知道,有很多市民站出来反对堵路、堵地铁门的极端行为,有的自发移除路障,我能坐巴士回家,或许也要感谢这些普通人。

  由于手术后自我感觉良好,虽然未能搭上地铁,但我没有让反对派的这些小伎俩影响心情,还打破了平时不喜欢跟别人交谈的习惯,在巴士站与在我前面的一名国泰航空公司外籍空姐聊了起来。

  我问她为什么今天没有参加罢工,她说有不少同事罢工,但她今天还是需要上班。她告诉我,她来自东南亚某国,到香港工作后才通过求职加入国泰航空。在她眼里,香港挺不错,只是住房太贵了。

  临别时我们还握了手,尽管我是一个需要做家务的人,她的手却比我的手要粗糙一些。

  

  市民自发搬开路障,图片来源:有线新闻截图

  敌对势力这一次倾巢而出

  反对《基本法》第23条立法、“占中”和近两个月的暴乱是连贯的事件。

  至今,香港某些政客一方面看着暴徒冲击社会,另一方面却谴责警方“过度使用暴力”,建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,实际上是想“废掉”香港执法力量的“武功”。

  个别激进反对派,包括某些“勇武”青年,暴力冲击“一国两制”和香港社会,希望即使不能变天,也能获得一个移民海外的资格。

  以上两种人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,区别仅在于鼓励还是诉诸暴力。

  相比之下,除了别有用心者外,许多青年的过激行为是被误导的,日后是可能改正的。而教唆和维护他们的的人则是始作俑者,知法犯法。

  在境外,也有人希望香港乱。当前,台湾政党正在忙于2020年的大选,台湾民进党当局希望抹黑“一国两制”来为蔡英文“助选”。

  据说台湾当局接纳几十名香港暴乱分子;而冲击中联办的暴徒却有好几百人,不知道台湾当局为什么不干脆再多接收些。

  还有两种势力也是想乱港的,它们分别是美、英敌对势力,美国人更在其中还扮演了主角。

中国网球新闻网_梳理中国网球新闻资讯! Copyright @ 2019-2022 中国网球新闻网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京ICP备1234567号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